集优教育网

最起码Tesla是目前车辆上路最多,掌握数据也最多的所谓“自动驾驶

简介: 最起码Tesla是目前车辆上路最多,掌握数据也最多的所谓“自动驾驶”企业(其实都叫辅助驾驶),这是硬币的正面。

有些人看好造车新势力,也有人看好国产大厂与互联网公司的结合,还有人看好富士康的代工思路。

剥开那些纷繁的技术指标和商业路径,我们需要看到问题的本质。

电动车品牌间的博弈会如何发展,终局又是怎样?

归根结底,是CEO的较量。

事情都是人做的,从人的角度来看,马一龙跟上述企业的大佬们完全不是一个物种。

并且多年打磨下来,其技术团队中已经集合了来自各个领域的极优秀人才,战略规划和布局强大到可谓恐怖,颇有当年乔布斯手下战队的风采。

更重要的是,马一龙是难得的跨界人才,技术控、又谙熟资本运作、精通互联网打法,并且玩的一手好Twitter,如此配置,世间已无重样。

遥想当年BBA吃肉,其他品牌总还是可以喝到汤的嘛。

Tesla表面上是汽车公司,但其实骨子里是一家互联网公司,或者更准确的说是互联网思维主导下的软硬件一体化公司。

看看Tesla的估值,就能体会到其背后资本对于其发展的预期——根本没打算给对手留活路。

可惜德国汽车工业到现在还没有认清形势,天真的以为造出好用的电动车就可以对抗,甚至反超,殊不知Tesla用的是超维度打法,这个是汽车工业从未经历过的。

再有5年时间,Tesla就会成为电动车的代名词,尤其在中国。

02你的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电动车需要充电。

在电动化的道路上,充电桩的网格密度是除电池技术外的另一项重量级评价指标。

我们看到国家花了巨量的钱去建造网格化充电设置,寄希望于扶植本土企业,借助电动化变局实现弯道超车。

愿望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

众所周知,Tesla协议兼容国网协议,即Tesla可以用国网充电桩,但是其他品牌却无法使用Tesla的充电设施。

“你们的我都可以用,我的只有我能用。

今天的城市已是如此拥挤,却依然挡不住Tesla的超充桩跑马圈地的飞快脚步。

按照这个剧本走下去,其他竞争对手在充电服务这一至关重要的指标上永远处于劣势。

共享单车的恶行竞争造成的混乱还历历在目(即使某些区域允许建设,其他家的充电设施的投入产出比能够经得住考验吗!

充电设施具有明显的公共属性,不应该只为一家品牌服务。

就算体量大到如中石油、中石化,也没有出现加油还要限制汽车品牌的事情。

03又是电池“不是所有的牛奶都可以叫TLS”,也不是所有的电池都能达到松下这样的品质。

无论主观多么不情愿,不得不承认,我们的电池跟松下比是有代差的。

既然做不到松下电池的品质,超充带来的伤害就会被放大。

无需多少案例,就足以让Tesla名正言顺的以“客户是上帝”为由,“暂时”关闭对其他品牌的超充服务,并且无限期观察。

他们一定会在电池技术上深入,深入,再深入;买人买技术,总之就是电池这样至关重要的技术上不再受制于松下,最好还能实现超越,用电池霸权对所有竞争对手一剑封喉。

我们的电池,大而不强。

Tesla不会给我们这个机会,日本和德国的材料研究和制造能力倒是有可能会抢先一步打出王炸。

越是电池,越容易出现大厦将倾的恶性,根本不会存在大而不倒的情况。

相信我,马一龙的抱负绝不止于此。

04量变到质变一方面Tesla继续降价,不断推出吸引眼球的漂亮产品,并且继续用全系统服务与体验吸引大家去借贷消费。

不知不觉中,地下车库里的电动车越来越多,地库建充电桩的比例也会越来越高。

我们无法确定一辆电动车什么时候,以及什么状态下会自燃,一切都是随机的。

原来自燃车辆周围停的大多是油车,随着电动车自燃的消息越来越多,一些地库会不可避免的出现油车与电动车分区停放,泾渭分明,造成电动车扎堆。

虽说电池的性能在不断提高,但是旁边有明火烧烤的状态永远都不在电池企业的产品设计考量范围内。

直到那一天,地下停车场的某辆电动车毫无征兆的烧了起来,完美诠释了什么叫“链式反应”。

本来消防车就很难进入地下停车场,加上链式反应的汹涌澎湃,水封地库似乎是最不差的选择,因为根本没法救火。

对于这种事情,肇事车辆的品牌厂商会一口咬定,绝对不是质量问题。

但是很可惜,你的自燃险不包含这种因产品质量导致的失火损失,不在理赔范围;产品质量问题,出门左拐找厂家。

于是肇事车辆的车主在被多方踢皮球后,光荣的成为破产者,而其他的苦主的命运则完全取决于自己当初在商业险上是否下足了本。

总之,没有人幸免,不过是赔多赔少的区别。

只是问题总是要得到解决的,当技术无力解决时,保险就会挺身而出。

烧车险(含第三烧车险)就成为刚需,一定会有保险公司迫不及待的跳进这个无比美好的大坑。

保险精算是建立在历史数据统计的基础之上,留足余量后制定游戏规则,保证保险公司稳赚不赔。

但是电动车的发展速度实在太快,2年一小变,3年一大变。

而且过去的数据只是孤案,样本量还远不够。

更何况,量变产生质变,地库烧车的链式反应肯定没有在精算的考虑范畴内,因为这些技术推演大大超出了正常的工作和业务范围。

于是,保险公司终于“赔钱了”(为什么危化品管理规定那么复杂且需要严格执行,而能量密度如此之高的电池/电动车却可以并肩停放,大家一起欢乐的充电!

05隐形成本由谁承担保险贵的离谱的时候,很多人就会选择碰运气。

大家都会以一定概率来承担潜在的风险,只是这个风险带来的后果无法评估。

破产的阴云笼罩在电动车主的头上,Tesla车主当然也不例外。

这里面扯皮的地方多了去,而且再大的电池企业也无力承担这个责任。

这就是隐形成本,交易的时候看不到,却客观存在。

我们国家的电网这几十年来投入了不少,建设成果可圈可点。

随着Tesla成为电动车的代名词时,其超充桩会越来越多,尤其是第三代充电设施,峰值功率更大,效率也高,充电也当然更加方便,这是硬币的正面。

而硬币的反面则是,许多超大功率充电桩同时工作时,对就近10kV配变的荷载要求也自然更高。

极端情况可能会比想象中的来的更早,而更实际的问题则是,大家的用电的质量会变差。

Tesla的超充桩是非常优秀的产品,但是量变到质变,其众多超充桩一定会对公品形成资源竞争。

但这又关Tesla什么事呢,它只顾埋(wan)头(cheng)扩(dui)产(du),因为Tesla心中还有更高的追求——自动驾驶。

但是比起那些严重依赖激光雷达,动不动就拿算力和模拟数据官宣的厂家,Tesla要“务实”的多。

最起码Tesla是目前车辆上路最多,掌握数据也最多的所谓“自动驾驶”企业(其实都叫辅助驾驶),这是硬币的正面。

至于那些在虚拟世界里进行模拟训练的,就算数据再好看,拿到现实世界还是一样没戏,真要有本事就请直接去掉方向盘,早晚高峰到北京三环上走一遭。

正因为Tesla模型的好,就有人敢于拿自己的生命去做试验,结果成了新闻报道。

随着Tesla挤占市场,使用FSD(Tesla的自动驾驶产品)的人也必然越来越多。

接下来就是Tesla车主和的剧本了:明明是对方肇事,但是处罚却要自动驾驶方来承担,这种事情会很多。

因为人适应环境的速度更快,更懂得用规则去耍流氓,而机器傻乎乎,又怎么可能是人的对手呢。

在一系列判例和媒体的高调曝光后,自动驾驶在全民争吵中迎来了2.0版本——人类驾驶和自动驾驶两套系统平行共存的方案——各走各的路。

虽然我们都清楚,这个方案无以伦比的扯淡,因为路面资源已经非常紧张了。

但是Tesla车主群体数量庞大,他们会在马一龙同志的感召下凝结成一股强大的改造社会的力量,不容忽视;并且还有自动驾驶期许下的美好未来不断向我们招手,地方又怎么能拒绝呢。

最后决定两套系统并行,而这就是最大的浪费,路面占比会把所有其他资源都榨尽,城市越来越不适合居住,这个局面对于中国发展新型城市文明及城市化进程无异于是毁灭性打击。

自动驾驶系统需要不断地迭代,而城市里的我们都被动地参与到这个试验中。

模型会采取部分用户自动驾驶参数差异化分组设置,即对比策略,优化方案;但优化一定是基于事故的,这就是硬币的反面(这枚硬币就是Tesla在一般道路上使用FSD的Hardcore行为)。

只是那个时候用户数量的基数已经很大,而事故就被淹没在巨大的分母之中,被当作个案。

如果说前面提到的种种隐形成本都还是Tesla发展过程带来的客观转变,那么FSD自动驾驶则明显带有强烈的主观恶意——以用户为小白鼠,训练模型,蔑视生命。

自动驾驶的发展过程尤其适用马太效应,当覆盖面积/服务人口足够大时,监管也会变得无能为力,形同虚设。

而可怜的市民们,作为交通参与者,就是砧板上的鱼肉,以一定概率活在算法的试验田里。

07中国需要什么对于用户而言,Tesla的产品非常优秀,其系统性生态吊打所有其他品牌。

看看一二线城市的那些高楼,再看看那些宽阔的道路,那些不断建设的停车场和那些高峰时形同停车场的主干道,我们十分清楚,中国的大城市不缺车。

Tesla不解决中国的城市问题,更谈不上环保(那些拿环保说事的,请简单了解一下中国的能源结构和动力电池回收现状再,全生命周期评价欢迎了解一下),但是却会制造很多麻烦,更大的麻烦。

Tesla是无敌的,当其用户住着大House,配备自带充电桩的停车位,最好再有一个足够面积的太阳能发电系统和Powerwall储能系统。

Tesla就是出自美国的产品经理之手,本来也不是为中国城市设计的。

试想,如果中国人都像美国人那样生活,别说中国,就是全世界资源也满足不了美式的浪费。

08以提升国家竞争力为出发点Tesla的剧本以一个超级励志故事开篇,再配上让人炫目的产品和美好未来的描述,正常人很难不为之心动,鸡血满格的期待马一龙带领我们走向火星。

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和数量的累积,事情会走向其反面,且变得无法控制。

而现实却是,面对Tesla的超维度打法,欧洲传统汽车工业自乱阵脚,抛弃战略,疲于应对。

引进Tesla,极大可能是加速培育了一家独资企业,于本土,彻底剿灭本国汽车品牌——事与愿违国家能源安全的逻辑下,电动化是大的战略发展方向,是时代的选择。

Tesla独霸中国的同时,国家却要为电网建设,道路拓宽甚至超额保险覆盖这些隐形成本买单。

不排除某一天Tesla强势向中国收碳税的可能——情何以堪量变带来质变,数量庞大的Tesla车主会在马一龙这样的超级意见领袖的感召下凝结成一股强大的力量改造社会,这是从前任何品牌(从可口可乐到微软,甚至苹果)都不具有的——不可小视Tesla直接上路训练优化其FSD算法有违道德。

于市民,是主观意愿强烈的把生命当作概率下的尘埃;于国家,其单车智能的方案只会让城市变得更加拥挤和混乱,严重阻碍中国城市化进程——罪莫大焉超维度打法本身并不道德,但却无法阻止。

企业不需要道德审判,赚取利润就是企业的基本道德。

量变到质变总是在润物细无声中发生的,待其规模越过阈值时,就算是国家,也没有能力进行干预。

到那时,无论是广泛数量的本国消费群体,还是一直希望坐实中国非市场经济主体的美国,都不好对付。

09发现问题,解决问题以上文字全是推演,说得都是些不着边际,但却符合逻辑的事情。

抛砖引玉,希望引发更多人的深度思考。

对外表光鲜,且发展速度过快的事物需要格外警惕,一方面要在法理层面筑起一道屏障,避免量变到质变引起的一系列,趁着事情还没有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另一方面,国家在电动化战略上需要引入全系统思维模式,将技术落地到城市场景中,把整个城市作为科技产品来设计,创造一套适合本国国情的范式。

无论城市模型,还是电动化,全世界没有范本可供我们参考,也无法参考,只能凭借自身智慧和制度优势,建立能耗更低,效率更高的“低功耗社会”,引领未来城市发展方向。


以上是文章"

最起码Tesla是目前车辆上路最多,掌握数据也最多的所谓“自动驾驶

"的内容,欢迎阅读集优教育网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