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优教育网

凌渊笑了笑:“是你二哥,原本请他过来是为我作证的

简介: 凌渊笑了笑:“是你二哥,原本请他过来是为我作证的,不过看来是我多此一举了。

今天小编给大家推荐一波女主重生文《桃花依旧》短评:女主前生身份尊贵,是公主,有个喜爱的青梅竹马,男主性子可能偏冷,内心虽然也喜爱女主,但是很少向女主表露。

前世因为一些误会,女主落水而逝,再一睁眼,灵魂附在一名朝廷官员的孤女身上,女主此时心灰意冷,前世对男主的炙热的爱意渐渐冷却,今生只想独自一个人好好生活。

可现如今听来,洛婉兮心头却笼上一层挥之不去的悲哀,他终于知道她的好了,在失去她以后。

洛婉兮扯了扯嘴角,勾勒出一抹嘲讽的弧度, 也不知是在嘲讽自己还是嘲讽他。

”凌渊神情一滞,眼底的笑意倏尔消散,脸色一点一点沉下来。

他笑时尚好,一旦收了笑,长年身居高位养出的气势瞬间释放,凛冽肃杀,如刀似剑,压的人喘不过气来。

凌渊抬手摩了摩她的脸,洛婉兮下意识侧过脸,试图避开。

不过显然都是徒劳, 他指腹上的薄茧在她脸上划过,带出一种陌生的粗粝感, 让她忍不住颤了颤。

“没关系, ”凌渊不以为然的笑了笑,语调温柔至极:“我会让你再次喜欢上我的!

”便是不喜欢,其实也不要紧。

这已经是老天爷对他莫大的恩赐,他不贪心。

这时,德坤的声音传进来:“大人,陆大人来了!

凌渊笑了笑:“是你二哥,原本请他过来是为我作证的,不过看来是我多此一举了。

”她相信他说的话,这个认知让凌渊阴郁的心情微微好转一些。

“既然人都来了,还是见一见吧!

”凌渊询问的目光投向洛婉兮,三位兄长中,洛婉兮和她二哥关系最要好。

她与家人感情甚好,定然是想相认的。

洛婉兮紧张的脸都白了,似是情怯。

凌渊安抚的碰了碰她的脸,柔声道:“别怕!

”陆承泽进来时,身上还带着淡淡的酒气,他是被凌渊的人从兰月坊拉过来的,看都没看清里面的情况就不满的嚷起来。

说完了才发现屋里不只有凌渊,还有个小姑娘,十分标致的小姑娘。

陆承泽撸了一把脸,怀疑自己是不是喝多了,再看,人还在,酒瞬间就醒了大半,冲凌渊抬了抬下巴:“什么情况这是?

”望着他熟悉的眉眼,再触及到他陌生的目光,洛婉兮不禁红了眼眶。

《公主有德,公子止步》短评:女主前世是个骄傲的公主,爱慕男主,但无奈男主心头已有一抹白月光,最后女主在白月光设计下,一碗药断送了自己胞弟的性命,后来又被白月光告知,这碗药是男主所换。

重生后的女主,只想好好守住胞弟的性命,至于前世爱过的那个人,就有多远避多远吧。

精彩片段:人所不能抓住的是时光,人所不能改变的是过往。

她赶走了所有人,偌大的宫殿里只剩她一个,在被那最初的喜悦淹没之后,靖安只剩沉默。

天边的火烧云是那样艳烈,将整座宫室都镀上一层凄艳的色彩,宛如她最后放得那场火一样,她知道一点用都没有,她只是不甘心,她只是不平。

“谢谦之,你看着…

”看着什么,火海中的女子近乎凄厉的喊了一句是诡异的沉默,看着她怎样死无葬身之地吗?

她没有办法不爱他,从第一眼到现在,她可以不在乎他到底是怎样的人,谦谦君子也罢,小人也好,她靖安爱了就是爱了。

谢谦之,阿颜是我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了。

她一碗碗送上的药竟是把他送上黄泉路的催命符,阿颜又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喝下这一碗碗药的,不是我,不是我啊,她连一句解释的话都来不及说出,阿颜就在她的怀里没了气息。

”那病弱的少年脸色脆弱苍白的像纸一样,倚在软榻,端着药碗,散去了以往的乖戾,眉眼含笑。

”她是那样轻松的答道,他很好,只是太好太客气,永远都是跨不过去的疏离。

”他笑着,眼底是她看不懂的伤痛。

皇姐终于有了比我还重要的人呢,她敲着心口,好痛啊。

阿颜是认定了她为了谢谦之将一碗碗毒药送到他手上了,她连一句解释都还没来得及说出来“不是我,阿颜,不是我。

”《盛宠之下》短评:前世女主很爱男主,奈何男主一直以为自己喜欢的是女主的二姐,最终女主选择自尽而亡,因有着前世记忆,这世她处处躲避男主,第二世的男主却渐渐喜欢上了女主,可是女主一直放不下前世的恩怨情仇,不肯接受男主。

最后男主抱憾死于辽河边上,女主才不得不承认,这一世她再一次爱上了他。

定定看着傅铮,看着那人熟悉的模样,她前世曾在心里描绘过无数遍的,甚至阖上眸子,也能轻而易举记起来他的眉,他的眼,可是,他从来没有看过她一回…

顿了顿,梅茹别开脸,略略欠身道:“知道了。

请殿下安心,我回去就转告二姐姐。

”她的语气平静,是真的平静,没有丝毫波澜。

而且,他之前一直让梅茹坐的,她死活不愿意,偏偏这会儿脸色淡漠的坐下来,还端起茶抿了一口,客套寒暄的回道:“殿下,这雀舌是不错。

”这份冷冰冰的客套,还不如原先的戒备与讨厌呢。

梅茹起身,望过来,仍是毕恭毕敬道:“殿下,您说。

”她的眼底是冷的,她的身上也是冷的,偏偏碍于他的身份才在这里。

傅铮忽然就不知该怎么解释了,他本来也不是一个善于言辞的人,反正过不了几日她都知道…

稍稍一顿,他道:“坐吧。

”梅茹又一福身,在他身旁的玫瑰椅坐下来。

傅铮将两碟点心稍稍推过去,道:“这是刚做的,三姑娘你尝尝么?

”梅茹还是起身道过谢,这才坐下来,纤纤素手拈了块茶糕。

那青嫩的点心上面便留下了姑娘家的口脂,淡淡的,粉粉的。

梅茹只咬了这一口,剩余的交给静琴。

梅茹仍是客套寒暄:“殿下,这点心也是不错。

傅铮点点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才能打破这种如履薄冰的局面。

《白日衣衫尽》短评:爱情中的女子总是卑微的,前世女主很爱男主,甘愿为妾,但却始终得不到他的心,最后跳城而亡。

重生一世,她不想自己再爱上他了,处处小心避让,这一世的男主却爱上了女主,其实前世男主也是喜欢女主的,不过被人下蛊,被迫喜欢她人,在女主跳城而死后,男主从清醒过来。

他恢复常态,鄙夷地看了白芷一样,拱手作揖,高声说道:“白大人,我此次前来…

裴九浑身抖了抖,惊讶地看向白芷。

白芷润润喉咙,事关紧急,唯有此下策了。

她在前世听过他的传闻,留恋花、丛之间,风、流成、性,倘若她自动送上门,他肯定会乐此不疲地笑纳,陪她作完这场秀。

至于最后会不会娶她,白芷有这个自信,一个风流之子,“负责”在他眼里不过是过眼云烟,说说可以,当真不了。

白芷上前走了几步,来到他面前,淑女地微微抬首,浅笑盈盈,其目光带着三分深情,三分羞涩,三分喜悦,还汇集着一分抱怨。

白芷道:“九郎,奴家好想你。

白芷乘胜追击,扯着他的袖子,兀自哭了起来,“这些年,你可知我受了多大的苦吗?

”裴九连忙抖着袖子,抖开她的手,怒道:“淫、妇!

难道关于他的传闻,都是假的吗?

场面峰回路转,不在白芷的预想范围内,白渊与柳氏原本带笑的脸瞬间僵硬,熊风则哭笑不得,等着看好戏。

白芷暗自叫苦,以后再也不相信所谓的传闻了,都是骗人的。

还算她激灵,立即捂脸痛哭,“九郎,你误会我了,我心里只有你,关于我的传闻,都是假的,我一心在等你啊!

”白芷说完,便飞奔离去,就像逃命般急速。

男主出身草莽的古言宠文,“我一步步向上爬的动力,皆是因为你”堪比《东宫》的古言虐文小说,赚够一波眼泪!


以上是文章"

凌渊笑了笑:“是你二哥,原本请他过来是为我作证的

"的内容,欢迎阅读集优教育网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