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优教育网

《礼记·曲礼上》载:“男子二十,冠而字…

简介: 《礼记·曲礼上》载:“男子二十,冠而字…

我们自然也就不难发现,过去的婚姻有别于现在的一个显著特点,即这些明媒正娶的新娘们大多都是十三四岁的小女孩。

《礼记·曲礼上》载:“男子二十,冠而字…

”古代男女成年与现在的不同,男子一般是在二十岁时举行冠礼、取字。

不同于如今我们所说的名字概念,古代的“名”与“字”是必须依照礼法仔细区分开的,名通常是在出生的时候就由父母或是同宗的长辈取定;而男子的字却是在其成年以后,担任冠礼的正宾根据已经取好的名和本人一些个德行或是理想方面的追求来取。

然而,女子的成年岁数却比这个少很多——所谓及笄,便是许嫁的女子在十五岁左右(依具体朝代而定,部分时期为十四岁,但最晚不超过十八岁),在父母宾客的主持下,盘发结笄(簪子),表示已经成年,过渡到了待字闺中的状态,这时候就可以托付媒人谋划良缘、张罗和准备礼服,为将来出嫁的仪式做好准备。

所以,十四岁左右的女子在古代是符合法定的成年标准的,能够合乎礼法地嫁给心仪的夫家了。

加之缺乏充分的卫生常识和健康的生活习惯,在当时落后的医疗设施和手段条件下,即便只不过感染上简单的风寒等病症也不易康复,所以人们的普遍寿命不过四五十岁左右,人口更新速度很快。

然而也正是由于人们利用和改造自然的能力和手段的欠缺,往往需要投入更多的劳动力(即所谓的“男丁”)到土地生产上去,才能保持在封建压迫与剥削的政经受住沉重税负的压力,得以保留有能够满足整个家庭需要的粮食。

同时还需要认识到,封建时期我国由于领土扩张等问题和周边少数民族的摩擦不断,此时便会向全国各地、尤其是中下阶层平民增收大量的青壮服兵役。

也正因为如此,汉朝时期朝廷甚至下达政令,说如果女子十五岁以上到三十岁不嫁人,那么该户籍的赋税则将会按照当年额定税率的五倍来计算。

这对于当时的贫下中农来说,基本可以说是不留活路了。

宗法制名义上早在先秦时期就已经逐步废除,但实际上这种以血缘关系为纽带的宗法观念,始终作为一种文化核心内涵潜移默化在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贯穿封建社会的始终。

在长期自给自足的封建自然经济下,“男尊女卑”的思想与重视子嗣和血脉传承的概念相辅相成,人们更多的是将女子作为某种特殊的物品来衡量其价值,而不是我们今天所强调的感情观念:在大的家族里边,有地位的男子很早就有可能与其他显贵门户定下姻亲,甚至连“指腹为婚”这种电视里的经典剧情,实际上也着实并不鲜见。

而在贫苦人家就更是如此——由于男子很早就必须帮助家里做农活,还有相当一部分会因为家境窘迫,不得不早早地独立成家来避免与父母相互拖累,这时便需要趁早娶一个贤惠勤劳的妻子帮忙操持家务,分担丈夫的压力,以及完成传宗接代这一封建时代的重要使命。

由此可见,古代男子娶十三四岁的小女孩为妻,多半不是因为普遍存在什么特殊的不良癖好,古人也不太可能对过于年幼的女子在生育上容易出现的诸多问题毫无认知。

但时代的大环境使然,早婚多育符合家庭和社会的共同需要,这种姻亲习俗便成为了整个封建时期人们的共同选择。

只是这种选择,对于那时的女子来说是极不公平的,让她们在本应童真童趣地花季,就开始担负起过于沉重的家庭压力与责任,只能被动地忍受且毫无反抗的机会。

所以,这种婚姻观在当前物质生产极大富裕、以及男女平等观念趋于共识的现代社会,是落后的、不可取的。


以上是文章"

《礼记·曲礼上》载:“男子二十,冠而字…

"的内容,欢迎阅读集优教育网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