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优教育网

”甄妙汗颜:“县主谬赞了,我也是看的杂书多了

简介: ”甄妙汗颜:“县主谬赞了,我也是看的杂书多了,看到的。

三本女主是吃货的古言小说:男主对女主很宠,就喜欢这样宠着你!

重喜县主摇摇头:“许多事情,说穿了都没什么特别的,难得的就是第一个想到的。

比如你那细米珍珠的小狐狸,一般人只能想到用来串成各色珠花,谁会想到还能做成小动物呢。

”甄妙汗颜:“县主谬赞了,我也是看的杂书多了,看到的。

让你多嘴,让你多嘴,勇敢的承认自己的智慧不就好了吗!

“呵呵,是很小的时候无意中看到的,呵呵。

重喜县主也觉得这位甄四姑娘倒是有趣,别人恨不得显示自己的长处,她倒推到一本幼时看过的杂书上。

她要是个男人,还以为这位姑娘是在她面前显示谦逊的美德呢。

重喜县主笑得有些奇异,甄妙默默擦了一把冷汗。

“那有机会去公主府玩,能做一些那种面条吗?

” “当然可以的,如果有机会去的话。

”甄妙忙点头,见重喜县主不再追问书的事,暗暗松口气。

偏偏娇纵作者:兜兜麽楔子:女主是个吃货,云意觉着他们这话说起来有意思,于是拉着她闲聊,晓得小丫头叫翠兰,今年十四,花一样的年纪,正苦恼着她家老汉要把她配给邻村杀猪的许屠夫家小儿子。

  陆晋掀开帘子进来时,正遇上云意操着一口奇怪的乡音同翠兰亲亲热热拉家常,这架势分明是他乡遇故知,三两句话打得一片火热,翠兰叽里咕噜的把全村八卦都同她分享,直到陆晋等不及咳嗽两声,她才灭了那股狂热劲,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找她娘做事去了。

    云意杏眼弯弯,望着他,“看,虎头虎脑的来了,瘦马个巾的还在干活?

”陆晋端着一碗高粱饭,一碗鸡汤,直挺挺站在床边。

他的式神也只在一瞬,下一刻已是一副正经模样,将碗筷搁在桌上,问:“伤处还疼吗?

”“脚上木木的,手还是抬不起来。

”女恩师作者:天如玉楔子:男主对女主很宠,就喜欢这样宠着你!

    白檀自然知道当年是司马玹继承了皇位,可多年不见,心里却将豫章王时期的司马玹和做皇帝后的司马玹分成了两个人。

她视陛下为陌生人,希望他前政清明、后宫和谐,却视豫章王为故人,脑中至今还印着当年他与众人清谈时口若悬河、温文儒雅的模样。

”白檀被司马瑨的问话拉回思绪,搓了搓冻僵的手指:“为师年少时喜欢广交好友,世家子弟藩王贵胄认识一两个也不稀奇嘛。

这模样颇有几分欲盖弥彰的意味,司马瑨不禁又朝司马玹离去的方向看了一眼。

    白檀脚步匆匆,很快踏上台阶,忽然被人拉了一下,转头就对上弟弟的桃花眼。

“阿姊,你居然来了!

白檀头都要晕了,反问了句:“你怎会在?

”白栋双眼一亮:“莫非父亲特地叫了你?

”白檀拍开他的手:“我是作为凌都王恩师入宫的,与父亲何干?


以上是文章"

”甄妙汗颜:“县主谬赞了,我也是看的杂书多了

"的内容,欢迎阅读集优教育网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