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优教育网

你写的跟多带“捺”的字,都毁在了最后一笔

简介: 你写的跟多带“捺”的字,都毁在了最后一笔,这不是一个大问题,只要多写,慢慢就能体会到一笔的位置可以调整一个字的重心,尤其是柳体字,很明显。

一年写成这个水平,是不错的,常人可能得两年左右,足见书者是有天赋的。

以前我在发这些书友临一两年的习作,还会被骂,因为在一部分人眼里一年学这样是不可能的,是骗子。

比如这个“内”字,写的时候一定要斟酌一下,可能原贴是这样写的,但是临的时候这么临就不太,因为柳公权是大家,人家有水平,包括颜真卿欧阳询的字里,经常会有一些不合群的“丑”字,未必全是写的时候有错误,因为古人是“书丹”,写不好可以擦。

所以造成这个“丑”样,可能是工匠问题,腐蚀问题等等,都有可能。

但是最大的可能性不是工匠问题,因为顶尖工匠也几乎不出错。

大多是书者这我的追求,因为他们的水平高,求变,求灵动。

比如“内”的外框体势,可以借鉴“日”“亂(乱)”等等,有外框的字体,去自己适当变一下。

“僧,谈”的点,都是问题,要么收笔动作不明显,要么就是收笔动作太过。

比如写的不错的“録”中间九个点,只有三个点写的不错,其余的或多多少都不到位,纯粹的笔法问题。

点比较难写,尤其这些点比较多的笔画,点的变化未必都在笔法,还在向背,动静等等方面变化。

这一定要学会“死记硬背”,这几个点的写法一定要死记硬背下来,用处非常大。

还有“故”的捺,就不如“教”的捺好。

捺的水平,也是通过一点一点去养成的,现在可能写不好,主要原因不在笔法,不是捺写的丑,而是捺的位置不对。

你仔细体会柳公权的字帖,捺未必哪个都漂亮,但是位置一定没错,所以丑也不显。

捺的位置长短很关键,粗细是根据整个字的重心来调的。

你写的跟多带“捺”的字,都毁在了最后一笔,这不是一个大问题,只要多写,慢慢就能体会到一笔的位置可以调整一个字的重心,尤其是柳体字,很明显。

临的颜真卿,蓝色地方处理的也不错。

有些问题,比如上边一笔毁一个字的问题,都需要时间来体会,体会到了,就不会犯那样的错误。

问题比较大的就是结构,明显是颜柳混乱了。

其实颜柳是相融的字体,不过得先以一体为基础才可以,毕竟柳还出于欧,结构上虽挺拔,但是有些用笔还是有内缩倾向的。

问题比较大的就是“饮”“欲”这两个字的“欠”的处理,明显暴露了这个问题,“饮”想追求柳的挺拔,但是欠写的太松,也短。

这个问题就出现了,汉字的处理,是从左到右,所以右边的结构如何处理,是通过左边来决定的。

其实会写字的人,一个字的第一笔的起笔,几乎就决定了整个字的基调。

其余笔画都是“顺势相生”这个可以慢慢理解,但是左边和右边的关系一定要把握好。

黄色里的“撇”明显也是比较串的,整体追求都在柳体上,但是比较“虎头蛇尾”,收尾比较虚。

绿色,上下结构,“有”写的还不错,但是跟“青”放到一起,两个字都毁了,本来就是青一个字问题比较大。

因为“青”的头比较松,月虽正,但是比较紧,注意力就放到了月上。

“有”下边的月,有些柳体的特征,不是很方正,但是比较有味道,单看的话没问题,但是跟比较方正的青放到一起,下边的两个月就出现了对比,很丑。

“名”“凌”问题都在“撇”这个撇的角度,也是决定字势的关键,可以仔细体会一下。

你这幅作品,用了颜柳结合的笔法,很多字都有颜的感觉,但是掺杂了不少柳。

因为好多表现柳的笔法,都是比较失败的。

反而偏向颜的字,写的比较好。

建议不多,就这些,希望对你有帮助,你的天赋很高,希望善于利用。

错误也都是学一两年就会遇到的基础错误,只要把握好方向就是时间的问题而已。


以上是文章"

你写的跟多带“捺”的字,都毁在了最后一笔

"的内容,欢迎阅读集优教育网的其它文章